naturallovers

只搞真的。搞的都是真的。

【扎主教】白马

群活动文,时间逆行梗。

-

光扑向窗户,黄昏的天色让它消减了生气,被厚窗帘挡了住,滤出点滴昏暗,渗进房间里。沃尔夫冈躺在床的一侧,看着这潮湿的暗愈渐浓郁,融进无色的空气中,正随着一呼一吸潜入他的体内,捶打敲击着,像把锤子;有时又像数枚铁钉,或是某枝鹅毛笔的笔尖——削笔技术不大好,由于过于钝而反复扎了数次——他张大嘴叫喊,暗便顺势由口快速涌进,紧咬的牙关随着心脏过速的律动而震颤着。

一只湿润的手伸了过来,轻轻放在他渗着冷汗的额头上。他辨不清是谁的,只觉得凉得像冰。沃尔夫冈抽动眼皮试图看清,那触感又消失了,他努力睁开眼,一匹白马就站在他的床头。

它漂亮得很。沃尔夫冈自然地坐了起来,光着脚走下床,一步步...

【扎主教】再见

之前参合志的文 谢谢老师们带我玩XD

-

启程回萨尔茨堡之前,科洛雷多又一次来到了劳恩斯坦街。

上一次与沃尔夫冈的见面并不愉快,他们又大吵了一架。他总是试图说服他——以一种僵硬的、高傲的姿态——莫扎特不吃这套,甚至对此深深厌恶。沃尔夫冈曾经在一次争吵中愤怒地低声说:“您经过漂亮修饰的假话再一次戳伤了我。”随后他站起身,在钟表滴答的静默里推门离开了。没过多久——可能是几个星期——他就离开了萨尔茨堡。

-

维也纳天气很好,相对于萨尔茨堡来说,这里更令人舒适快活。萨尔茨堡的雨总是下个不停,九月底又下了场暴雨,空气中满是雨的涩味。马车轮子一边在大大小小的水洼中哆哆嗦嗦地前行,一边忙着溅行人满身泥水。

不知是不适应...

我的可爱人类:Mads Mikkelsen,Mark Seibert

喜欢谁就搞谁。

⬇️会产出的(包括拉郎和RPS)

搞小马:扎主教/豆腐死神/球包
搞麦麦:杯拔/Galennic (K/G)/火焰柠檬/LaCher

主页产过的都可能会再产。短时间内会跳出以上瞎搞。


极地地区常驻居民,深度洁癖,不逆,慎fo。

欢迎同好找我玩鸭!

【mercalt】和平的一天

德罗朱的ras球/马提包 两个都是小朋友

起名废/ooc

-

茂丘西奥生气极了。

他坐在蒙太古家的餐桌旁,抱着双臂、两只小腿悬在空中、眉头紧锁、眼睛瞪得能冒出火来。

该死的罗密欧和班伏里奥,亏他拿他们当兄弟,一大早就从城的那头跑过来,还带着昨晚宴会剩下的甜点——三人份!天知道他是怎样拎过来的。可他们倒好,喜滋滋地跟着家里人打猎去了,独留一栋空荡荡的房子和一位关心过度的女仆——要是在平时,他还是很喜欢这位温柔善良的大姐姐的。但不是现在。

不是现在!他一边愤愤地想,一边再往嘴里塞了口蛋糕,狠狠地咀嚼它。

再没有什么甜点、朋友、兄弟了,去他们的!

他迅速搞定了三人份的甜点,...

【扎主教】吻

是四月的罚文
考前发出来攒攒rp(

-

凑近了看,他才注意到他眼里的漂亮的绿。

沃尔夫冈手里攥着一沓谱子,正准备递送过去,谁知半途被这翠绿给抓了个正着,视线无法离开半寸,像是在这绿湖中溺了水,或是被好看的绿色漩涡给困了进去——他从未像这样直视科洛雷多的眼睛,这双眼睛的美丽让他顿失言语,盘旋在舌尖的词句在触碰到这绿色的刹那消散得一干二净。他顿在原地,握谱的手伸又不伸,半张着嘴紧盯科洛雷多,脸上满是惊诧,透蓝的眼瞪得大大的,活像被人施了定身魔咒——至少在科洛雷多眼里是这样。

科洛雷多叫了他几声,不见回应,也不把谱子交过来,只紧紧追随他的视线,像是要将他的注意力锁在他眼里。科洛雷多被盯得心里发...

it really really really could happen.

【扎主教】猫弹琴

再发1遍……这万恶的lof令人智熄的操作(嗝屁

分级:R?
角色互换普累 严重ooc

学习群里没完成任务的惩罚 海老师出的题目
又长又臭很难嚼

完整版在:
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25169991276843

-

“科洛雷多。”

科洛雷多看着沃尔夫冈从里屋走出来,身上穿着他鲜红的主教袍,手里还捏着那个十字架。本按照两人的体格,沃尔夫冈穿起来应该大一号才是;他会像一个偷穿父亲礼服的小破孩,傻气从宽松的布料里源源不断冒出,脸蛋通红满脸窘迫,被嘲笑后还会强词夺理地乱呛——总之不会像现在这样,坦然地站在科洛雷多跟前,...

【扎主教】真实

债主走爸爸 @废走 滴点梗
我——偏题大王,强项是文不对梗,欢迎走爸爸来打死我(自杀.jpg

原梗:阿玛迪喜欢HC的严谨理智和同款红衣服

-
阿玛迪又不见了,这是今天的第三次。

莫扎特把杯里的骰子晃得哗啦啦响,一边绕着钢琴转圈。他抓抓头发,瞧瞧杯里的骰子,又挠挠后颈,停下脚步,想了想,又开始绕圈。

小家伙能去哪儿?虽说远没到交稿日,但平时像影子一样黏人的小东西突然找不见,还是让沃尔夫冈一下子无法适应:一整天他都提不起精神,老是发呆,盯着空空的角落看;去打桌球,天知道幸运女神为何变得嗜睡,他竟连输三盘;挫败地回家,掀开琴盖,手指还没落键,又兴致缺缺地盖了回去。

这阿玛迪是抽去了他的魂不成?...

【扎土豆】暗

豆扎/马土豆
没有很明显的cp暗示但就是扎土豆
还有一点点的mHC暗示 可以忽略【

我尽力了 写不出心里万分之一的感觉 泰中二勒orz

(以及lof对客户端用户一点都不友好【。

-

沃尔夫冈从庆功会上脱身,一瘸一拐地走回了家。家里迎接他的是一片漆黑——劳累了整日的康斯坦茨早已入睡,宁静在空气中静静流动。酒桌上的欢呼声萦绕在他的耳边,声音拔高,像在唱赞歌:“莫扎特,哦可怜的莫扎特、幸运的莫扎特!好好看看,一个三点两个一点,哈!你终于输了一回,感谢上帝!”

沃尔夫冈呆立了一会儿,等到双眼接纳了黑暗,他才慢慢走到桌旁擦亮一根火柴,点上蜡烛。火烛轻轻抖了两抖,最后耸耸肩不紧不慢地竖了起...

1 / 3

© naturallovers | Powered by LOFTER